多日不见邻居求救‧独居老妇持刀阻吓


(吉隆坡13日讯)女市场销售员申诉,她于5年前揭发丈夫有“小三"后,丈夫即留下3名孩子离家出走。去年8月,丈夫突然发律师信要她卖掉现有的房子,甚至趁她出差时,到学校带走次女,之后还带家人上门从她手中抢走儿子及幼女。如今她更发现丈夫早已另娶,疑犯重婚之罪。余美燕(32岁)指出,她与丈夫张俊平(40岁)于注册结婚,两人育有3名年龄介于6至9岁的小孩。2007年杪,她诞下幼女坐月时,从张俊平的手机通话记录及讯息发现他有“小三"。趁出差带走女儿“他们互称老公和老婆,被我发现后,他要求离婚,但我不答应。2008年4月,我和家人到安邦一间公寓捉奸,他之后就带着行李离开出走,留下3名孩子。"她说,张俊平失蹤两年毫无音讯,岂料某日却突然回家说要见孩子。“我没有换大门锁头,所以他可以轻易打开大门,说回来看孩子。"余美燕声称,张俊平之后偶尔也会回家留宿,但都是陪孩子,两人的关係并未因此破冰,仅有夫妻之名。她提到,她于到新加坡出差一个星期,张俊平趁机到学校带走次女。她说,为免因大人的冲突而对小孩构成影响,她另外聘请律师办理扶养权的事宜,没想到张俊平及家人却在10月3日上门“抢孩子",以粗暴的行为带走长子及幼女。,余美燕从友人口中获悉,面子书上有张俊平与另一个女人“Soon Gxxx Fxxx"的结婚照,她即上网查阅,发现张俊平已经另娶,且于同年8月19日在甲洞一间酒楼办华人传统婚宴。她即向警方报案指控张俊平重婚,但警方较后以重婚非刑事罪,拒绝开案处理。余美燕较后向泗岩沫区原任国会议员林立迎寻求援助,并在林立迎的协助下召开记者会。促警调查夫重婚罪余美燕声称,她去年已决定与张俊平离婚及商议孩子扶养权事宜,但没想到张俊平未办离婚就再婚,之后还与家人有计划的抢走她的3名孩子。她希望警方展开调查,还她一个公道。她说,早在2008年被张俊平背叛后,她已对对方死心。但当时她因多年没有工作,且要照顾3名年幼的孩子,没有经济基础,所以不敢离婚。约两年后,她开始走出来,重新踏入社会找工作,有了稳定的收入。“去年到新加坡出差前,我有联络他(张俊平)说,等我回来后要谈一谈(离婚),没想到他却来抢孩子。"余美燕声称,她现在决定离婚,并对孩子的扶养权绝不妥协。她肯定自己有经济能力照顾3名小孩,她有固定的工作及收入,而且她的家人也会帮忙照顾孩子。要求见女被辱骂余美燕披露,现在两名女儿在张俊平位于劳勿的老家,她曾多次要求张俊平与家人让她见女儿或通电话,但都被拒绝。她提到,今年3月23日,她与家人到劳勿探望女儿,却被张俊平的家人辱骂。“我非常想念我的女儿,我是他们的妈妈,我有见他们的权利。"说到这里,余美燕难过地哭了起来。她说,为了可以跟女儿通话,她每天打数十通电话到劳勿的住家,希望听听女儿的声音,但都不得要领。“我现在打去,电话再也没有人接了!"她用尽方法希望与孩子取得联繫,但对方同时用尽方法阻止她们母女重聚。数人抬走小孩情景难忘记余美燕指出,她一直无法忘记张俊平带着家人上门强行带走孩子的事,当时几个大人分别抓着孩子的手脚,将他们抬出家门,走入电梯离开。当时孩子一直哭诉叫喊“妈妈",令邻居以为发生掳人案。她说,事发当晚11时,张俊平的父母带着她的次女上门,她看见次女拿着书包,以为对方决定归还女儿,岂料当她开门时,张俊平及兄弟姐妹共11人就冲进来,强行把另外两名孩子带走。她指出,当时张俊平将她推到厕所,而张母则负责对付她的母亲,其妹则不断拉扯她母亲的头髮,其他人就各别抓着小孩的手脚,把他们抬出屋外。“整个场面很混乱,邻居出来看发生甚幺事,他们有人在电梯处等候,楼下也有人开车等着,孩子一直哭,一直喊……"说着说着,余美燕难过得哽咽起来。余美燕说,张父进门时曾说过:“你有3个小孩,就给我们一个",态度非常强硬。她较后已到警局报案。疑受惊吓长子变得忧郁余美燕提到,自张家强行带走3名孩子的一週后,张俊平突然将长子送回来,但长子疑受到惊吓,原本活泼好动的性格变得忧郁,常一个人坐着发呆,不再像以前那样爱笑。她说,9岁的长子已经懂事,再加上学校有考试,相信是避免影响孩子的学业,张家才把孩子送回来。她指出,长子回家后曾投诉右肩痛,而她也因与张俊平纠缠时受伤,所以她再带着长子前往报案及到医院验伤,并住院4天。警方较后针对这件事控告张父,指张父在带走孩子的过程中,致伤小孩。分居2年不等于离婚林立迎指出,根据大马婚姻注册法令,并没有分居两年形同离婚这回事。任何合法注册结婚的夫妻,除非丧偶或另一伴无故失蹤7年,完全人间蒸发,才可以再婚,否则必须向法庭办理离婚手续。他说,根据1976年结婚及离婚法令第7条文,重婚者可在刑事法典第494条文下被控,罪成者可被判坐牢最高7年兼罚款。再婚者若有意隐瞒曾经结婚的事实,则可在第495条文下被控,最高刑罚是坐牢10年兼罚款。因此,林立迎斥责,警方以非刑事案而拒绝调查张俊平重婚嫌疑,是在推卸责任。他已致函总警长,但总警长也以同样的理由推辞,并要求余美燕到法庭提出告诉。林立迎声称,警方可以刑事法典417条文的欺骗罪名向张俊平展开调查,张俊平与新婚女子是否有注册结婚,他们是否有联合欺骗余美燕,若罪成,可被判坐牢最多5年,或罚款,或两者兼施。“如果张俊平有意欺骗该名新婚女子,以传统婚礼骗她同居,则可抵触刑事法典493条文,最高刑罚是坐牢10年兼罚款;如果有任何男士勾引已婚女士,则抵触刑事法典498条文,可被判坐牢2年或罚款,或两者兼施。"余美燕强调不卖屋针对张俊平要求余美燕卖掉现有的房子,林立迎说,一对情侣在结婚后,不论是联名或以个人名义购买的房地产,在离婚时,这些房产必须平分。他建议余美燕无需急着卖屋子,让张俊平寻求法律途径时,把问题交给法庭作决定。不过,余美燕强调不会卖掉屋子。她说,屋子是婚后买下,而自从张俊平离家后,虽有付家用,但这些钱都用作孩子的生活费、交通费及上课,有时候还要她缴交房贷。她也说,自去年8月开始,张俊平再也没有给过家用。夫澄清没重婚没抢孩子张俊平澄清,他没有重婚,也没有抢孩子。他与余美燕正在办理离婚手续,而孩子扶养权问题已交由法庭处理。张俊平接受《》电访时声称,他不理解余美燕为何在所有事都已交给法庭处理的这个时候,站出来批评他的不是。他说,余美燕抢孩子在先,杜绝他与次女沟通,他才会到学校带走次女。“次女一直都是住在劳勿,由我大姐照顾。是余美燕在去年说要带孩子出去,过后就没有把孩子带回来,甚至不让我们联络她,连家里的锁头都换了。"在没有办法之下,他才到学校把次女接回家。至于较后再带走长子及幼女,他说,是余美燕逼他这幺做的,因为余美燕根本不让他有机会与小孩接触。他说,他与余美燕的感情早在数年前已出现问题,目前正在办离婚。他提到,自己与新婚妻子尚未注册,不算重婚。至于卖房子的事,他强调,房子虽在余美燕名下,但是他付了首期及供屋,现在两人决定离婚,把房子卖掉再分一半,亦算合理。‧2013.04.14

上一篇: 下一篇: